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第二十四章交心(H)

      不过是浅尝辄止的一个吻,二人间的热度明显升温起来。
    “别走。”
    高越的唇舌吻到女子的脖颈间,身体的躁动加剧:“在想什么?”
    尔颜被迫仰起头接受对方的亲吻,喘息声被拉长,有片刻的恍惚,无法理解他话中的意思。
    “嗯?”
    高越放开她,耐心等待回答。
    尔颜眨了眨眼睛,直视男子,不错过一丝一毫的变化:“父皇介意什么,我就介意什么。”
    一颗心高高提起,颇为不安。
    男子的反应着实出乎意料,只见他想清楚,竟开怀大笑。
    尔颜瞪着男子,哪有笑成这样的,害得她都不好意思了。
    高越弹了下她的脑门儿,犹自笑得乐不可支:“原来是吃醋了。”
    他笑意吟吟的观察着她表情的变化,
    掌心覆上背脊,另一只手与她十指紧扣。
    他并不关心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但是……
    “你若在意,朕以后少见她们就是,不过你可得多补偿点。”
    尔颜歪头靠在男子的胸口上,把玩那双大手,红唇轻启:“父皇想要什么补偿?”
    这个试探来的答案还不错。
    她扒开高越的衣服,学着他之前的动作,从眼睛到薄唇,一点点往下,吸吮喉结,在两颗乳粒上转圈,满意的看着上半身留下属于她的气味,极为有成就感。
    “这样呢?”
    高越粗粗喘气,身上的人儿简直是在折磨他,从没有人敢这样对待他,这是第一次有人这般放肆,受到的刺激可想而知,抚过,吻过的每一寸肌肤都立起细小的鸡皮疙瘩。
    “喜欢—”
    尔颜解救出他的欲望,昂首挺立,凶相毕露的样子,吓了她一跳,手险些握不住。
    毕竟承宠的次数不多,这东西也是第一次见,比她想象中的更加丑陋,她有些怕了,想要打退堂鼓。
    强忍害怕上手摸了摸,紫色的巨物外包裹了一层皱巴巴的皮,顶端分泌出来晶莹的液体,在她的注视下兴奋的跳了几下。
    “对,就是这样,慢慢来。”
    高越捉住小手在下身缓缓撸动,教她如何服侍。
    “嘶—”
    尔颜指甲太长,不小心剐蹭到龟头,生疼生疼的,他的脸都青了。
    “笨丫头,回去剪指甲。”
    撸动了一会,她没得出什么趣味来,又是个身娇肉贵的,手臂开始发酸,不想做了。
    高越刚刚尝到一点甜头,哪里肯放过她,耐下心来诱哄。
    尔颜实在是手臂酸疼,不知哪来的胆,升起坏心思一口咬上这根折腾她的家伙。
    高越那里可经不起任何疼痛,初始的感觉过去,正打算把下面的小姑娘抱到桌上好好教训一番。
    李广刻意放大的嗓门响起:“陛下,皇后娘娘求见!”
    高越眼疾手快理好凌乱的衣服,摊开奏折举起笔,装作认真批阅的姿态。
    而尔颜含住口里的肉棒进退两难,一时不知怎么办了。
    一年一度的秋猎来临,皇后是来找皇帝商量随行人员名单。
    以往除开重要人物,其余都是皇后做主,但今年太子娶妻再加上淑妃有孕,皇后不敢擅自做主,再加上御书房不是嫔妃能随意进出的地方,她特地跑一趟也能彰显她的地位。
    “按妾的意思,淑妃应安心待在宫中养胎,可她闹着要跟去,您看……”
    高越放下毛笔,斥道:“胡闹!她年纪也不小了,怎会如此幼稚,禁足到生产为止,这段时间让她—”
    话语戛然而止,他深深吸气平复下从下身涌上来的快感。
    原来是尔颜觉得无聊,竟玩起他的肉棒,学着看过的春宫图,软软的舌头从上至下舔弄棒身,舌尖在龟头上面不停的转圈,爽的他几乎灵魂出窍。
    “陛下?”皇后见他久久不说话,发出疑问。
    高越带着尔颜的手放在滚烫的肉棒上,让她上下撸动,同时分心回答道:“禁足,禁足吧。”
    那条香香软软的小舌无师自通的在肉棒上面灵活的游走,五指紧箍成圈上下套弄,偶尔吮住顶端,有时候牙齿不小心碰到,引得他又疼又爽。
    “华儿的侧妃和姬妾都有喜,就别去了,太子妃随行,再挑上几个姬妾您看这样安排可以吗?”
    高越看着自己的肉棒消失在尔颜的口中,心里升起强烈的满足感,虽然只吞下一点,但以她的性格能做出这个举动已经很不错了。
    “好,皇后决定就好,朕还有事,你先下去吧。”
    皇后得到想要的答案,喜笑颜开的离去,殊不知方才发生了什么。
    终于没有其他人,高越不打算再凌虐她的小嘴,握住她的胳膊往上拽,对准她的小穴狠狠刺进去。
    抱歉,前几天没有灵感,写了几次都感觉不好,就没发上来。
    感谢大家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