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权门毒后 完结_分节阅读_211

      等沈凉醒来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酉时了,屋子里早已没了裴元冽的身影,沈凉躺在床上愣神了很久才慢吞吞的起床,晚饭后又吩咐雷真不少事情,不忘让他给临安候府送个信儿,明日他与项焯的约定肯定只能延迟了,好在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耽误一两天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什么?你说四皇子明日也会去相国寺?”
    蔷薇院,沈蔷吃惊的望着他的丫鬟绿枝,后者点点头神秘的说道:“真的小姐,我认识一个四皇子府的丫鬟,她亲口说的,明日四皇子要去相国寺为百姓祈福。”
    这可是大好的机会啊,如今小姐的名声已经大不如前,皇城第一美人的头衔也被五少爷抢去了,想再像从前一样用这些吸引皇子们的注意无疑比登天还难,若是能与皇子们在相国寺“巧遇”,以小姐的容貌才情和身份,谋个妃位应该不难吧?
    “这可怎么办才好,母亲明日不让我去相国寺。”
    绿枝能想到的,沈蔷又怎么可能想不到?只是母亲再三叮嘱她,明日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侯府,她要是自己跑去,坏了母亲的计划,她怕是会生气吗?可若是错过这次机会,以他现在的名声,想再跟皇子们碰面,估计就难了,而且还是皇子中最温润儒雅的四皇子。
    “不如小姐去跟夫人说说?”
    如此好的机会,夫人应该也不会让小姐错过的。
    “不,母亲现在满脑子都是哥哥的事情,哪里还能顾到我?”
    沈蔷摇摇头,忽然又咬牙道:“不跟母亲说,明日我们跟祖母他们一起去,母亲就算知道了,我也已经出门了,大不了回来就是让他骂一顿。”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错过遇到四皇子的机会。
    “这……不太好吧?若夫人知道了,肯定会责罚奴婢的。”
    小姐是夫人亲生女儿,他最多就是骂一顿,他们这些丫鬟可就不一样了。
    “怕什么?到时候本小姐自然会护着你。”
    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沈蔷飞奔到梳妆台前打开自己的首饰盒,一样样的拿出里面的首饰精心挑选了起来,她一定要让四皇子惊艳,只要嫁入了皇家,沈凉那清平王妃算什么?不照样得给他行礼问安?若是四皇子运气好,以后当了皇帝,以他东陵候唯一嫡长女的身份,后位非他莫属,到时候,所有人都将被她踩在脚下。
    “小姐,有件事奴婢觉得还是要先提醒你一下,不过请小姐先答应奴婢,你绝对不会生气。”
    看她那么开心,绿枝也不敢再劝,只是有些事,不管是为了小姐还是还是她们这些奴才,她都觉得必须先跟她说清楚。
    “什么事?”
    沈蔷心情大好,一件件造型别致,素雅却大气的首饰自她的手中流转,每一件都堪称大师级的精品,可她还是觉得很不满意,恨不能出门去重新选购一批,奈何天色已经晚了,加上侯府才花了不少钱赎回沈萧沈阳,各地庄子和铺子也受灾严重,她的手头早已不若以前那般松泛了。
    “就是五少爷,小姐,明日你可千万别再主动招惹五少爷,咱有多远就躲多远行吗?”
    不是绿枝看不起他家小姐,只是事实早已无数次证明,小姐那点儿手段,在五少爷的面前就跟小孩儿过家家似的,别到时候皇子没遇到,反而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早在听到五少爷三个字时,沈蔷挑选首饰的动作就停了下来,美丽的小脸爬满了阴鸷,好在她还有些理智,想到明日也会去相国寺的四皇子,有些不悦的冷哼道:“本小姐就算不招惹他,老夫人和二房三房的人也不会放过他,哼,他们最好是狗咬狗一嘴毛,本小姐就等着看好戏了。”
    “这就对了,五少爷交给老夫人他们去对付,我们只管看戏就好。”
    闻言,绿枝忍不住松了口气,只要他们不招惹五少爷,五少爷应该也没有精力管他们,明日之行无疑会更加顺利。
    主仆俩估计做梦都不会想到,四皇子秦云深要去相国寺的事情,不过是沈凉让雷真安排,故意透露给他们的,这个时间点,秦云深自己都不知道他明日要去相国寺呢。
    第122章出发,前往相国寺
    竖日天还没亮,荷香院就再次派人前来通知,辰时两刻于大门口汇合,一同前往相国寺,齐越齐轩双双意见大的吐槽他们生怕凉凉不去,吃相未免太难看,倒是沈凉本人什么都没说,还好心情的跟小侄儿玩了一番才回房更换出行的衣服。
    去寺庙里上香,肯定就不能再大红大紫了,对菩萨不敬,沈凉在外不得不爱惜自己的名声,特地挑选了一套纯白滚黑边的衣服,顺便拿了套淡青色的备用,发髻也梳得很简单,设计简单流畅的金镶玉发冠配裴元冽送他的血玉簪,腰间的玉带是黑色的,面上绣着祥云图案,让他本就纤细的腰看起来更是仿佛一手就足以掌握。
    “长得好就是好,不管穿什么都好看,今儿凉凉你怕是又要惊艳众人了。”
    摇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嘴里忍不住啧啧称奇,穿红衣的凉凉美艳夺目,走哪儿都是视线的焦点,仿佛红色本身就是为他量身存在的一般,可穿上这一身白色为主,黑色为辅的华服,通身的气质又冷冽清贵了起来,宛若雪山之巅俯仰苍生的雪莲,比某些人装出来的仙女人设更似九天谪仙,神圣高贵,不可亵渎!
    “没你说的那么夸张,我让你们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好笑的摇摇头,沈凉最后再戴上裴元冽送他的血玉镯,一个男人戴这种东西多少会有些奇怪,不过他长得好,身材偏瘦长,手腕也细,倒是比很多女人戴上还好看还自然。
    “都好了,我说你没事让我们做那么多馒头做什么?”
    早上才寅时,他们就被叫起来了,连幽冥暗卫都没能幸免,全部被安排和面揉面,厨房三个灶台同时开火,一笼笼的馒头相继出锅,起码做了有上千个,现在全部都装在马车上了。
    “自然是有用了。”
    神秘兮兮的一笑,已经穿戴好的沈凉推开门走了出去,齐越齐轩都等在外面,付璎倒是没在,应该是带孩子回房了,省得他待会儿看到沈凉走又要哭闹,已经七个月的他就跟沈凉的小尾巴一样,走哪儿都要跟,只要叔侄俩在一处,必然要沈凉抱着,否则绝逼能哭到整个重临院的人都怀疑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