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月国

      李岳秋有点愕然,但什么也没说,他还是有些怕池玉,又和李棠溪聊了一会儿,但他身子实在是太差了,没站多久就脸色苍白,李棠溪命宫人将他扶了回去,许诺改日再去看他。
    李棠溪看着岳秋远去的背影,知道岳秋的惊讶在何处,只是这孩子的生父她现在也没弄明白到底是谁,索性就让楚鱼跟自己姓,反正他们也没什么意见。
    李棠溪转过头,看着水塘里的两只花羽鸭嘎嘎叫着从远方游来,岸边的垂柳长长的一直垂进水塘里,宫里本来不养这些俗物,不管是李棠溪的父皇在位时还是卫烨在位时,池塘里从来没养过生灵。
    自从洵儿做了皇帝,李棠溪也乐得替他打理这皇宫,甚至还在水塘里养了几只花羽鸭,给这巍峨冰冷的皇宫增添了不少活气。
    她从来没告诉过旁人,她一直以来的理想就是过上小桥流水的平凡生活,以前她还是公主时就经常出去行侠仗义,她虽然忘了卫烨,但总觉得心里有一角是空落落的,在内心深处,她也一直想着和那个人一起住在风景优美的乡下,养几只小鸡小鸭,就这么相伴着慢慢变老只是命运总是将她推向不愿意去到的地方。
    为了洵儿,为了他们,她愿意继续守在这金碧辉煌的巍峨宫殿里,现在想想,最重要的不是去哪里,而是跟谁在一起。
    她和池玉又逛了一会就回了宫,天已经微微晚了,洵儿也已经回了寝宫。
    李棠溪披着池玉披在她身上的锦毛蓝底刺梅斗篷,身姿窈窕,脚步婀娜地走入宫门,刚进门就见卫洵披着狐裘,认认真真地坐在那里写东西,云琅一身轻软的白袍坐在他身旁,神情温和专注地给洵儿说着什么。
    李棠溪脚步顿了一下才继续向前,云琅听见响动转过身来,见到李棠溪过来慌忙起身朝李棠溪行礼,李棠溪上前一步拦住他,两人的手不小心交握到一起,云琅立马像被烫到一样缩回手,俊俏的玉脸微微红了起来。
    “云哥哥好像怕我?”
    李棠溪轻轻一笑,故意揶揄他,云琅更不好意思了,微微低着头不知要说什么,玉白修长的脖颈上都染上了淡淡的粉色。
    池玉在他们身后不悦地咳了一声,云琅手忙脚乱地退后,眼中却闪过一丝黯然。
    卫洵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他们,李棠溪坐过去,见卫洵面前正放着用沙堆做成的当今大陆的简易版图,李棠溪往卫洵身边一坐,朝沙堆那里随意扫了一眼,细长玉白的手指随意扫过和大盛紧挨着的月国。
    “这两年各国纷争,王朝权势更迭变换,唯独这个月国在这些纷争中间屹立不倒,可当真是很奇怪。”
    卫洵听见这话神情也凝重了起来,看着月国那一小块小小的版图,突然伸手在沙堆那里划了几下:“云太傅还说,这月国资源极其丰富,虽然地域狭小,却足以自给自足,国君拓拔容熙看起来风流散漫,却委实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完┊整┇文┊章: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