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第一百零三章,主權宣告(H

      「林先生你明天也来啊?」崔予寧也不打算管这事了,还是先避着自己扑空为是。
    「当然了,明天你就不必寻我了,选拔是什么时候?」景文耸耸肩。
    「后天午时,时辰一到当即开始,我大约辰时末许去寻你。」崔予寧歪着头算了算,然后点点头。
    「那你明日便随意吧,我可没暇招呼你。」景文笑了笑,「那我们先走了。」
    「慢走。」
    看着他牵着芸茹的手,带着叁个小随从离去,崔予寧瞇起眼睛,这个人当真足以依赖么,怎么李大人与圣上便就这般信任此人。
    无暇多想,她脚跟一转,消失在人群熙来攘往的街道间。
    回到客栈,景文吃完晚饭一早就回了房间,全身肌肉彷彿在抗议似的,不禁让他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放纵太久,这便自己给自己能捏能按的地方按摩了起来,还附带拉了会筋,好不容易稍稍舒坦了些许,门外轻轻地敲了两声。
    「进来。」他一边按着大腿,一边头也没抬的说道。
    来人轻手轻脚进了门,喀的一声把门閂上,景文好奇抬头一看,芸茹身上衣衫滑落,半裸着身子跌进他怀里。
    「林郎,要我。」
    芸茹两颊生晕,眼角带泪,兜子背带松弛,手里还拿着那根玉塞,这一跌进他怀里,便往桌上一放,她乍看之下身无旁物蔽体,除了进门便落在脚边的素色布衣,便仅剩上身这块短小兜子了,但是却在妆容上做了一番打扮,艷红胭脂唇如血,红粉扑面桃眼影,佐上她彷彿刚刚哭过梨花带泪之姿,美不可方,无端越发引得人怜惜。
    「怎么了这突如其来的,芸儿哭了?受什么委屈了没有?快与我说说。」景文被她这一跌吓了一大跳,要不要这许急切啊,晚饭都没消化完的。
    「你别管,先要芸儿。」芸茹摇了摇头,这就往他唇瓣上咬去。
    小娘子平白送上来的香吻景文是不会拒绝的,一时也被逗得乐了。
    「娘子,夜都还没深,晚点指不定小玉儿还是谁又来寻我议事啥的,这也太早了些,要叫人打扰了的。」吻了近盏茶时分,景文舌头也搅了,如玉香乳也揉了,珠圆玉臀也掐了,小娘子娇喘淋漓,他放着芸茹喘口气,额头贴着她眉心,柔声说道。
    「我不管,先要芸儿,谁让来芸儿便叫,叫他知道我们忙着。」芸茹鼓起腮帮子气恼道,让你要呢还囉嗦这许多。
    景文脑筋一个转没过来,当场给卡在这晌,这也太刺激了吧,叫到让人知道我在忙?就是翎儿都没这般大胆。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这个想法我喜欢,乖乖,来,服侍夫君宽衣。」景文一下乐开了花,脚一伸一勾,拉来另一张凳子,这把娘子放好了坐下,便站起身来等着娘子与他宽衣。
    没承想芸茹才不甩他,腰带一抽,裤带一解,抬起俏脸对着他就是一瞪。
    「林郎,怎地还未雄起?」说完也不等他回话,樱桃小口微啟,这就将那条未醒巨龙给含入口中。
    景文被这突如其来吓得一蹋糊涂,随即又让一阵湿润柔嫩包围,灵巧小舌顺着头端缓缓绕圆摩娑,对着他头端与玉茎交界的冠状沟壑轻柔翻动,转瞬间整得他腰不能直,连忙往桌上扶去,忽然小舌停止交缠,芸茹忽然两隻小手往他臀瓣股壑一扣,一下吞入半条小景文,让他直觉自己一路穿到她咽喉深处,却有如花径一般的紧緻温热。
    「芸、芸儿缓点,别呛着了。」景文哪有被这般服侍过,芸茹这般也肯定是第一次,他可没有什么诀窍可以给。
    想当然芸茹嘴里塞着东西,直达咽喉深处,这还怎么说话呢,一隻小手往他腰际一拧,景文便知道她没打算停手了,这便由她用自己的樱桃小口于那玉茎上吞吐,小舌不时于茎上青筋搔挑。
    这便如花径之内的快感是景文未曾感受过的,便是口技强如翎羽也未能如此。
    一股潮涌之意席捲而来,景文顿时慌张异常。
    「芸儿,芸儿别含了,要出来了、要──」芸茹根本也没搭理他,便是扣着他臀部便又更深了去,景文一下臀瓣一紧,精涌出囊,这就一下子缴械往她喉咙里去。
    这一发来的又快又急,就是芸茹做了心理准备,第一次不免也被呛得呕出大半,景文怜惜的抱住她,抹去她嘴边残精。
    「芸儿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吐出来呢?」景文便是想破头都不知道芸茹究竟此刻想些什么,她抹了抹嘴边残液,娇媚的往嘴里放去,推了推景文小腹让他坐下,便又半蹲下来吸吮尚且雄起玉茎上的浊液,吮了也没吞下去,却是吐在手上,往自己后阴之穴抹去,指尖便都塞入了一指节。
    她先是搭着他的厚实肩膀,忽地袭身而去贴到他胸前,一手还塞着自己后阴,一手便又拦着他脖颈,小口凑到他耳边一咬。
    「林郎,要我,快,快要芸儿。」芸茹嘶声道,然后自己便往桌上一趴,两隻手抓着臀瓣分开后阴穴,便就待着景文进入,见景文一愣,她娇嗔一声,「林郎,你不要芸儿么?你不要芸儿么?」
    「要要,当然要得了,怎么可能不要了,别要瞎说。」景文连忙提枪入穴,有着浊液润滑倒也没多大阻碍,一下便滑入她紧緻后穴,芸茹轻嚀一声,彷彿责怪他动作许慢的,这便拉着他的手往自己胸前玉润揉去,另一隻手也没间着,拿起玉塞,以唾沫相润,这便塞到景文手上。
    「林郎,你来。」芸茹微微自桌上撑起身子,这便往后挺入景文怀里,他怕伤着娘子,搓着乳房的手连忙扶起芸茹小腹,芸茹立身起来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揭开蜜缝,「林郎,来。」
    景文连忙摇头。
    「夫人,如此你夫君是看不到的,这玉塞看着挺贵重,我们换个地方再试如何。」他哪里见过芸茹这般霸道不讲理,好说歹说安抚了一番。
    「你方便就好,快点,抱芸儿过去。」芸茹娇声轻喘,景文连忙两手勾起她两膝后窝,稍稍一提这便把她往自己怀里挺起,其时却也抖掉了颤巍巍掛着的兜子,芸茹看着自己一双雪兔般的白膝乳房缀着红粉乳晕带葡萄在胸前晃动,小脸又更加羞红。
    这且还没完,景文一路走往床边,边走边震,一震便一进出,芸茹哪曾这般放浪形骸,她可不是景文,这便连耳后根也都潮红无限,待到景文于床边坐下,也就又往最深之处开发而去,玉茎近乎全没入了,她忍不住哀嚎了一声。
    「啊──好疼。」
    「芸儿怎么样哪里弄疼了?」景文一下被吓着了,连忙搂着她。
    「林郎,芸儿这怎地还空着?」芸茹撇头看他,却是颇有嗔怪之意,顺她柔荑而下看去,这会她双腿大开,两膝弯曲,脚板踏着床榻,现出体毛稀疏的花缝蜜径,这又便伸手揭开蜜缝。
    「是是,来了来了。」许久没有让小娘子主导至此,景文一下笨手笨脚了起来,这便反转玉塞,送入她花径之内。
    「林郎救我,芸儿腿麻。」芸茹这半蹲之姿持续了片刻,男人手忙脚乱便是要让玉塞进时肉柱出,肉柱进时玉塞出,这也难为娘子这便不敢乱动。
    「来,趴好了,我给你捏捏。」景文一下子连忙抽身而出,服侍娘子趴下,这才趴好,芸茹却又抬起臀瓣,两手开穴。
    「捏什么,再来么。」一声娇斥,景文这又连忙将穴口给堵上了,如此趴在娘子背上进出却有如乌龟媾合似的,便没多久,景文便将子孙液洩得满坑满谷,稍稍消减的肉柱这便自她后阴之穴脱出,一下白液受着后阴内壁压迫喷涌而出,芸茹娇躯一个痉挛侧身蜷起。
    「芸儿还行么?」景文搂着小娘子,由她身后往前亲了亲她侧脸。
    「不够,林郎,再要芸儿多点,芸儿要深切感受到,芸儿是你的,再要芸儿多点……」芸茹说着,这便把他推翻在床,揭开自己花径帘肉这就要把他肉柱往自己阴部里送。
    景文下唇一咬,小娘子渴求自己如斯,他却是难以坚持了,便要赌这一把么?
    「芸儿,快问快答。」景文一个翻身,把芸茹压在身下,「上次月事来潮,结束时是几天前?」
    「约、约略是半月前左右,十五六来天有吧……夫君问这做什?」芸茹被他这一压吓了一跳,却也便就直说了。
    「可以,芸儿,这便要了你。」景文一下两手并用在芸茹身旁空打起了算盘,于芸茹看便如掐指一般,脑子里一下把先前陈大夫说与他知,与翎羽行房事容易受孕的时候给反向推导,勉强算出了可能的安全期,也不等芸茹再催,这就往她花缝之间填了进去。
    「──林郎!」一声轻呼,芸茹这才刚被填满,直顶入子宫口端,便双脚紧紧环扣他的腰。
    对于后阴景文不熟赧是有所保留,这换到主场他的手腕可多了,这便扶起芸茹腰后,深深往她小口吻去,一手分别拨开她扣紧自己虎腰的双脚,这便随意扣住一边脚踝,轻柔的往上抬起。
    「林郎,你抬我腿做什,如此够高么?」芸茹不愧是舞艺精湛,这便甜甜笑着把自己左腿给抬到自己脸庞摆着,然后一下又让景文又深入些许,「林郎,好深……」
    「芸儿,这都许你,都许你了。」景文又扭腰了几许,一下全往她花阴里边灌入。
    「林郎,芸儿是谁的?」芸茹一下迷茫了双眼,咬着他的耳朵问,可不是说说,却是真咬。
    「芸儿是我的,都是我的!」林景文被咬的越是吃痛却越发感到身下娘子爱意强烈,下身又一下充起血来,这都还没抽出便又将她填了个严实,挤得穴中浊精穿缝洩出,这又提起芸茹两脚环着自己腰身,把她抬了起来,自己跪在床板之上,这便抬着芸茹交媾──
    完┊整┇文┊章: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