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17

      江梨转过身,没有看到沉屿的影子,她重重地呼出了口气,才察觉处全身紧绷得有些僵硬,忍者脚底钻心地疼痛要挪动着步子,外头的门铃声重新响起。
    她扭头看着屏幕上的保镖,心底涌现出一丝不可思议的欣喜。
    生怕那个魔鬼追上来堵截,江梨忙打开了大门。
    “大小姐,”保镖带着人进来,视线里看到客厅的狼藉,很快反应过来,“给我搜!”
    一个小时后。
    江梨安静地坐在客厅上,看着前面一无所获的手下们,一点都不意外沉屿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脱身。
    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驾到,自然有保全之计。
    他不可能再让自己跌入尘埃了。
    外头响过跑车的轰鸣声,江嘉树沉着脸走进来,看了眼围站在门口的保镖,冷声命令特助道:“明天换新的人来。”
    “是。”
    他走进去,再看向江梨,她抱膝坐在窗边,身上披着一条红色的格子披肩,颜色鲜艳,表情却冷若冰霜。
    隐约看见她手腕处的伤痕,江嘉树蹩眉,伸手想去查看,还未碰到,江梨下意识地将手缩进披肩里藏起来。
    “阿梨,”他看着眼前的妹妹:“回家来住吧。”
    江梨垂下眼,一语不发。
    “你是还在怪我当初用你怀孕的事威胁他吗?”他低声道:“沉屿对我来说就是个外人,你和他之间,我当然要保你。”
    她慢慢道:“所以我从来不怪你,但是哥哥,你怎么可以从头到尾一点愧疚都没有?”
    “当初那批军火,是我利欲熏心想要一本万利,白纸黑字也是我签的,最后阴沟翻船被人反水都是我自作自受,跟他有什么关系?”
    “你骗我说你会摆平,连夜让人把我送去英国,美名其曰让我安心养胎,原来你早就想好如何拿捏沉屿。”
    江嘉树在她对面坐下,“阿梨,你听好,如果不是他,那现在被黑白两道盯着要追杀要债的人就会是你,那批军火你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当年的一亿两千万美金的损失你拿什么偿?”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沉屿是怎么勾搭上你的,他教唆你不择手段谋事,该死,让你未婚先孕,更加该死。”
    江嘉树说完,看着她一点点平静下来,才温声道:“阿梨,你不要想太多了,过几天休息好带贝贝去日本滑雪吧。”
    “你放心,这种事情我不会让它发生第二次。”
    江梨低讽,忽的抬头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我在深城除了家里,名下一共有五处房产。常住的有叁处,这里是在郊区,离哪里都远,尤其是监狱。”
    她分析着,思绪渐渐漂远,不知怎的就想去以前沉屿把她偷偷带回沉家时,她待在他的房间里,好奇地打量四周。
    ——“就算沉屿的人天天跟着我,也根本猜不透我今晚到底会在哪处住下。”
    沉屿从书架上拿出一本相册给她看,说这是他从小到现在的班级,学校合照,让她猜猜看照片里的人是他。
    她看出了他其实并不是想让她猜照片,是想和她滚床单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于是,江梨把相册扔在床上,让他上来和她一起看,看没多久,相册就被压在两人身下,衣服一件件地脱下。
    他一边操她,一边指着照片上幼儿园毕业的小沉屿,咬着耳朵告诉她,“姐姐,要是我当时会知道和你在一起,我应该早就回国。”
    相册翻到小学。
    沉屿亲她千百遍,埋下头帮她口,含糊不清道:“姐姐,要是早点遇上你,我努力跳级和你上一个学校……你会不会就是我的性启蒙老师?”
    ——“我想过了,沉屿能顺利潜伏进来,路程上是一点都没耽搁过的,从监狱开始就知道我一定会在这栋别墅,没有任何停留才能比我早回来。”
    初入情事不久,江梨被他舔弄得高潮迭起,努力憋着不出声,脸都涨红了,让他更加兴奋地搞她,非常恶劣,但那个时候的自己,只觉得他的每一面都好可爱。
    她被从后面插入,手撑着床单,脸贴着枕头,转过头就看到被弄得皱巴巴的相册,初中时的沉屿,长相就已经很妖孽了,长在人群中笑得不可一世。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有人告诉了他我的行踪。”
    ——“哥哥,你知不知道一件事?”
    她在床上盯着他那张单人照看了很久,才回过神来,大致地扫了眼其他人的照片,视线有一瞬间顿住。
    相册里右下角的另一张面孔让她陌生又熟悉。
    ——“沉屿和徐玖,他们是初中同学。”
    江梨说完,喝了口热茶,声音淡然有力:“哥哥,你运筹帷幄这么多年,可有怀疑过你的枕边人吗?”
    完┊整┇文┊章: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