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第四十一根骨头玉兔兰寿

      结果在高书文的坚持下,大年叁十的中午他还是办了出院,医生叮嘱他切忌过年大鱼大肉,记得按医嘱吃药,另外要定期复诊。
    过年原因高宅的佣人离开了大半,连司机都只剩严伯一人。
    骆希从早忙活到晚,包了一盘又一盘饺子,让留下来过年的人人都能分上一小碗。
    五环之内没有鞭炮烟花,这年还是翻了篇。
    年初一。
    早餐时,骆希将一封利是给了高子默:“子默,祝你新的一年事事顺心。”
    高子默接过,米驼色高领毛衣衬得他比平日柔软许多,他回道:“彼此彼此。”
    回到北京后他们的距离又拉开了,仿佛在伦敦街角的接吻是昨夜做的一场梦,风一吹就散了。
    不少人前来拜年,四季常开的喷泉旁有豪车来来去去,郑父带着妻儿上门时,骆希真按之前说的,包了个大红包给郑谦乐。
    骆希发现,带自己家女儿来拜年的人真不少。
    女孩们气质出众举止大方,环肥燕瘦皆有,她站于二楼栏杆处往下看,高子默正带着假笑面具应付对方,常被按亮的微信二维码也不知道被多少人扫过。
    她压下心头的烦躁,转身回了房间,对这大型相亲现场眼不见为净。
    也没比公园老太太相亲角高级出多少。
    晚上沉佳昌在高宅留下吃饭,有意无意地打探高书文目前的身体状况如何。
    高书文哼了一声:“好是好不了了,死又死不去,怎么,好像很遗憾的样子?”
    沉佳昌赶紧打哈哈:“呸呸呸,大过年的,姐夫可别这么说!我就是关心关心您身体!”
    当晚高子默收到郑谦乐的邮件,是很长的一段音频。
    年初叁。
    来拜访的人依然络绎不绝,骆希花了许多时间记下小辈们的名字和脸,金色红色的利是封不停送出。
    堆砌起来的笑容像被淋了沥青绷紧在脸上,她跟高书文说了一声,穿过长廊想去后厨喘口气,却在经过储物室时被人握住手腕,猛地拉进房间。
    颗粒灰尘在发顶轻飘飘扬起又落下,下意识要冲出口的呼救被温热的嘴唇堵住。
    是熟悉的味道,清冷雪松一样,骆希有一秒钟身体跟随着精神下坠,随后意图挣扎,腕子上的高翠圆条手镯成交价再昂贵,这时也只能似脆弱枝芽随风飘摇。
    不远处的宴客厅有高书文,有高朋满座,可能里头还有高子默未来的妻子。
    而高子默现在却将她抵在墙上,如标本一样,缠着她不停接吻。
    双手被高高举起锢在头顶,骆希被强吻得头皮发麻,而作坏的少年垂眸敛着神色沉默不语,另一手却肆无忌惮地沿着她优美的线条往下。
    今日她穿的银朱色丝绒旗袍,领口袖口坠着金丝流苏,指腹轻轻滑过光滑绒面,便淌出一片金灿灿银河,在昏暗密室里仍闪着柔光。
    大腿处的开叉为他的侵入提供了方便,拨开底裤,手指熟门熟路地往散着潮气的花泥游去。
    像逗弄一只白白胖胖的玉兔兰寿,让那小鱼嘴追着他咬,口水可怜巴巴地吐出来,又被他喂回去。
    高子默咬住她耳垂上的钻石翡翠耳环,轻轻拉扯,哑声问:“你是不是吃醋了?”
    骆希喘着气不回答。
    高子默呵呵笑,说,我知道你就是吃醋了。
    手指抽出的时候沾着水儿,腥甜味的,高子默举着手贴近骆希唇边,她撇开头躲开,瞪他的眼神一点凶狠都没有,又娇又媚的好似塞给小孩吃的棉花糖。
    高子默当着她的面吮净手指,嗓子沉哑:“骆希,你得相信我。”
    年初五。
    这一日两人起得很早,骆希照例给高书文的药盒里填满各种颜色的药片胶囊。
    服侍高书文沐浴更衣,用过早餐后两人前往万福寺参拜上香。
    万福寺身处幽静深山,车子只能开至山脚,剩下有长长石阶需要攀爬。
    两名壮汉保镖轮流背着高书文上山,严井负责拿轻便款的轮椅,骆希跟在队伍最后方。
    寺庙地处偏远,香客寥寥可数,两叁小和尚安静扫着残枝败叶。
    寺里站着棵几百岁的古榆树,叶子落光了,枯枝张牙舞爪,黑色老鸹在寒风里呱呱飞过。
    去年骆希也陪高书文来过。
    那时她终于如愿接近了他,可新婚第一夜就差点被高书文的性癖击垮了底线。
    当时她的内心被一团乌糟之气裹挟着,满脑子全是猎奇电影里拷问人的血淋淋的画面,想着总有一天,她要将高书文做过的事一样样奉还给他。
    她抬头看金光镀身的菩萨,目光淬火,在心里大声问,为什么你要保佑这种人?!
    今年高书文屏退众人,独自一人留在大殿里。
    骆希不知他是想祈求换心成功,还是忏悔过往。
    想想,应该是前者吧。
    她走下阶梯,看见严井手握叁根香,对着香炉闭目沉吟。
    等男人将香插好,骆希才开口打趣道:“严伯也需要请财神?”
    严井年轻时当过兵,皮肤黝黑,笑起时一口牙齿洁白整齐:“没,我是为故人祈求安宁。”
    “上次你去医院检查结果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就是上了年纪,腰骨腿脚有些小问题罢了。可能是老天爷想让我提早退休,回乡下种田吧。”
    骆希好奇:“严伯,你老家哪的呀?”
    严井盯着簌簌掉落的香灰,有些出神,想了一会才回答:“在四川那边一条小村落,叫黑水村。”
    寒风灌进衣领,骆希没忍住打了个冷颤,她猛地转过头,盯着这一年几乎每日都会见面的男人看。
    严井问:“怎么了太太?”
    她收回视线:“没事……”
    年初七。
    “青榴,你看到太太了吗?”
    “太太好像是去温室了,您找她吗?我去温室唤她?”
    “不用了,让她继续忙那些花花草草吧。”
    “好的。”
    等到门外的长廊安静下来,储物室里的两人才敢开口说话。
    骆希摇晃着腰肢,努力把穴里的那根吃得更深,问他:“青榴是你的人?”
    高子默退出一些,再用力撞进去,低声笑道:“我只想你是我的人。”
    骆希没回答,高子默也不追问,耸着腰说:“吻我。”
    年初十。
    骆希陪高书文去医院复诊,许是初五那天在山上受了点风寒,高书文又有几声咳嗽。
    医生劝他再次住院观察,一旦有什么情况,能第一时间得到处理,但高书文不愿意,说元宵还没过就住院,不吉利。
    保镖推着高书文出了电梯走进地下车库,往福祉车停好的位置走。
    本来还有另一名保镖候在车上,但这时没见到他,站在车旁的严井说:“人有叁急,他去洗手间了。”
    保镖正想给那人打电话,高书文又咳了一声,骆希提议:“先让先生上车吧,我们再等等他,不着急。”
    “好的太太。”
    电动椅在遥控器控制下缓慢上升,退入车厢,归为正位。
    骆希从另一侧上车,电动车门嘀一声后关上。
    她正想给高书文的腿上盖条毯子,却听见车外有嗯嗯呜呜的异响。
    抬眼竟见,严伯死死箍着保镖的脖子,平日憨实的面孔,此时像恶鬼罗刹,保镖口鼻都被手帕紧捂着,眼睛大得可怖,估计是没料过自己会被一名司机钳制得无法动弹,过多几秒,高壮的男子翻着白眼颓了身子。
    高书文呼吸急促,这才反应过来他有危险,摸出手机时手指都气得发颤,对着骆希大喊:“报警!快!”
    而这时高书文那侧的车门被拉开,严井迅速夺走他手上的手机,一瞬间将手帕也捂到他的口鼻处。
    “严伯!你干嘛!”骆希惊呼,伸手去掰严井的手。
    高书文下身无法动弹,上身被压制得无法使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么多年陪伴在身旁的那张面孔越来越模糊。
    骆希推不动严井,自己的胡拍乱打对男人来说不痛不痒,她只好重新按开手机,哆嗦着手去翻通讯录。
    她下意识地去寻找高子默的电话号码,上下嘴唇打架:“子默……子默……”
    手指还没按下的时候,只听严井说了声:“对不住了,太太。”
    那条手帕也捂上了她。
    完┊整┇文┊章: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