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第二十七章奸情(1200+)

      只见圣上身着玄色龙纹云锦常服,玉冠束发,缓缓踱步而来,待落座后四下巡视一周,方才命众人免礼平身,端的是肃容冷目天威赫赫,纵如此也丝毫不减各位诰命夫人世家小姐的热情,今上少年天子政绩卓着,品貌更是有目共睹,现下还未曾选妃,各位夫人应邀来此规矩繁重的宫廷宴会皆是心照不宣替家中适龄女儿相看。
    陆浅却是攥紧了手心,陆既明方才那一记冷冷的眼风削得她现在仍是两股颤颤,好在现下并不瞧她了,忙打算趁乱跑回自己位子,谁知却被身边人借着宽袖掩护握住了手,塞了不知何物。
    抬头却见表哥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陆浅瞬间明了了,知是要她瞧瞧手心之物,忙点点头,扭头跑回了自己位子。
    除夕宴本是类似于民间的除夕家宴,由圣上与亲眷共度,只今上未曾选妃更遑论子嗣,只有几位未出阁皇姊与之共度,未免太冷清了些,于是礼部做主宴请了近臣及其家眷,又不好以宫中礼仪约束,夫人小姐们一聚头便有无数话题可聊,因此宴上氛围倒是热闹。
    陆浅瞧着眼前这般宴酣之状,早便把方才陆既明的冷眼抛到了九霄云外,借着抬袖饮酒打开了手中微微汗湿的纸团,字迹遒劲蛟若游龙一看便是表哥亲笔,细细读去却知是要约她私下一见。
    陆浅抬头望了一眼高座上那人,见他得了臣子祝辞敬酒,多饮了几盏,玉面发红,倒显得不似方才那般清冷,更惹得席中娇俏女儿半遮娇面含羞望去,陆浅只觉心口有些闷闷的,转头却见表哥不知何时捧着一盏酒走至近前。
    程云峰见阿浅看陆既明看的呆愣,不禁有些吃味,忙趁着敬酒之机,小声道:
    “阿浅可看了?”
    陆浅这才恍然大悟,忙含笑朝他眨眨眼。
    程云峰敬了一圈酒后寻了个由头悄悄出去了,陆浅四下看看见无人注意忙也紧随其后,心底却在暗笑,两人浑似有何等见不得人之奸情一般。
    直至两人在殿外绿萼梅下静默相对而望,还是陆浅先绷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程云峰见她笑了,心下也舒了口气,轻咳了一声,缓声道:
    “阿浅,此次仓促约你前来,属实是因事态有些紧急,你我的婚事得了朝中多位大臣上书支持,现下应是无碍了。
    只我想最后问你一句,嫁我,阿浅可会后悔?”
    说完却是紧紧攥着陆浅的手,炙热的大掌紧贴着陆浅娇嫩手心,一双含情目也灼灼的望着她。
    陆浅一时竟有些怔愣,忽地想起陆既明这几日的反常,登时无比愧疚,可将将逃出深宫的雀跃又席卷了心头,陆浅闭了闭眼,不过一瞬之间,便调整了情绪,到底稚嫩,一双鹿眼因着多种情绪交织水光盈盈,浑似掬了一汪月光:
    “表哥,阿浅不会后悔,永远也不会后悔。”
    程云峰忽地抬手环住了阿浅纤腰,弯下精瘦的窄腰,灼热的气息洒在耳畔:
    “阿浅,我程瑛之也在此许诺此生定不负你。”
    说着却是捧住陆浅小脸,虔诚又郑重的细细吻过,陆浅被他吻得有些意乱,也学他这般细细吻着。
    风儿吹过,吹散一树雪白花瓣,月练光华自云间倾泻而出,照亮一双有情人。
    两人又是在这树下腻腻歪歪了一阵,方才分头离开。
    陆浅正咯吱咯吱踩着雪层往殿里走去,寒风烈烈如刃,园中空旷寂寥,正要加快步子,却忽听身后有人声,似来自阿鼻地狱:
    “阿姊。”
    陆浅登时如坠冰窖。
    程云峰:老工具人了(doge)
    邻居阿姨被我对猫的真情打动,决定帮我从老家找个差不多的来,我很开心然后在隔壁开了一篇甜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