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Chapter35恶魔(200珠加更)

      “双手举高,上来,你和你朋友两个。”
    由于公车算是停在路中央,因此后面没有排人,在她们两个上车后歹徒命令司机关门开车。
    “哼哼,天堂有路不走偏偏硬要上车,恭喜你们。”另一名位在车厢后方的歹徒发出讥讽声,是名年轻男子的声因,脸上带着黑色布套只有眼睛鼻子嘴巴被挖空,遮掩了五官。
    “不要说话,注意点。”一开始拿枪举着裳满的歹徒严厉制止,是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刚刚上车的张歆和裳满快速扫了整辆车,确认明面上只有两个歹徒,一个在前,一个在最车厢中后方。前面那个似乎是带头的。
    张歆刚刚因为被裳满挡着,趁机把自己的私人手机滑入裤子,卡在内裤里,包包里放着才刚拿到的公司手机。
    她们两个被示意把身上的东西交出,歹徒命令她们把另面的东西翻出,要确认都手机都在其中。
    “呜呜,我把钱都交出来,不要伤害我!”张歆装作很是害怕地说。
    裳满有一瞬间的愣神,突然意会到什么:“我、我错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让我们下车。”
    “闭嘴。”歹徒粗声粗气地制止她们无用的哀求,确认过手机都在包包后,示意她们把物品丢到公车中间的走道,接着指示他们坐在前排的两个座位。
    因为他们刚上车,劫匪的视线都在她们身上,等车继续开了一阵,后方的绑匪往后变踱步巡视,而在前方的歹徒又回到司机旁,似乎逼着更改路线。
    张歆试了几次,好不容易才把手机稍微拉出来,为避免太长时间被发现,只好向刚刚正在发信息的霍思黛发了SOS的信息。
    “你在做什么?你给我出来!”
    张歆一惊,发现原来是后方的绑匪发现一名乘客有异状,把他从位子上扯出。
    “怎么了?”前头的歹徒走过来。
    “他刚刚在讲电话!”接着粗暴地把某个东西从那名男子头上扯出,“这个孬种带着蓝牙耳机,刚刚没被搜到!”
    “我没...”
    蹦的一声,看管前面的绑匪往青年的右脚方向开了一枪。
    “我的脚我的脚!”青年跌坐在地上抱着脚。
    “再叫我就让你再也叫不出来。”
    青年这才发现子弹并没有射中他,而是射中他的脚边,青年立马止住哀嚎,强忍着回到座位。
    张歆梳理了目前观察到的资讯。
    这两人拿的是真枪实弹,手上持有的武器是军队中较为常见的长管枪。刚刚的开枪只是警示作用,显然绑匪不算太凶恶,不轻易乱伤无辜,心里也些微放松。还有一点,为首的劫匪枪法蛮准的,看起来甚至像是有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士。
    张歆通过刚刚她和裳满刻意装做害怕地求情,一方面是要假装一班柔弱女性的反应,更重要的是想借此摸清歹徒的意图。这种劫匪最常见的是劫财,但通过刚刚的交流,以及他们对于交出去的物品不屑一顾,她对于劫财这一点打了一个大问号。
    直到现在歹徒们还是没有要求人质做什么,只是不能往外联络。她再度观察,注意到两名歹徒都身形壮硕,不过前面的歹徒仔细观察下,发现有些破脚,她相信裳满也有发现这点。
    张歆通过判断,有些怀疑这两人是军队出来的,并非是劫财,因此很可能有更重大的目的。
    公车从某个路开始,偏离本来的路径,驶向了别处。
    张歆心里默念,拜托,请霍思黛快点看到信息。
    *
    一个小时前,霍思黛稍微推开监控室的门,看到缝中透出亮光,就察觉不对,想要立刻关门离去。
    可惜,晚了。
    那个熟悉粗糙的大掌,把她拖进了曾经的深渊。
    一名身型高大精瘦的男子,面容英俊,眼神阴郁地看着霍思黛。他把霍思黛拉入门后,就将她抵制在门上,亲昵地说:
    “小黛,好久不见,想我吗?”他刻意忽略霍思黛一开始想逃离的意图,仿若两人是亲密的恋人。
    “…”霍思黛闭着双眼不敢看眼前对她来说犹如恶魔的男子,但心里深深的恐惧透过她不停颤抖地身子传出。
    “我可是天天都看着你入睡呢。”那名男子把头靠近,在她耳边呢喃,“昨天新买的西装裙子太短,以后不准穿出门。”
    “...”霍思黛的新裙子是网购买的,还没有穿出门过,所以只可能是...霍思黛想到那种可能,不禁张开双眸,质问道,“你...你监视我?”
    “那么久没见到亲爱的女朋友,我可是要时刻盯着呢。”男人沉迷的望着霍思黛惊慌的眼眸。
    他附身开始大口亲吻着霍思黛,空出一手钳制着霍思黛的下颚,用巧劲逼迫她张口。他的舌头撬开霍思黛的牙齿,攻城掠地一番。
    男子的另一手也开始攀上她的双峰。
    “怎么,想逃?”原来是霍思黛趁男子不备,屈膝攻击男人最脆弱的分身,可惜没有得手。但这样的行为似乎激怒了他。
    他单手掐着霍思黛的脖子,抵在门上,并且渐渐提高。
    “看来我对你太好了。”
    霍思黛快喘不过气来,她拚命捶打男子的双手,随着逐渐缺氧力气愈来愈小。
    男子猛地把手挪开,霍思黛跌落在地上,大声咳嗽。
    男子接着抓住霍思黛的头发,把她的头提起,让她仰式地望着她。
    “怎么那么久不回来?我妈和管家可都很想你呢...”
    “恩,不说话?”
    那名男子狠戾地低声威吓:
    “你知道,我最讨厌不听话的奴隶了。”
    “自己脱掉,坐上来。”
    男子坐回办公椅上,却看着霍思黛低着头没有动作。
    “不会有人来救你的。”男子似乎看出霍思黛最后的挣扎。
    “知道我为什么进得来吗?”男子恶劣地一笑,“是言湛给我进入的权限呢。”
    男子观察到霍思黛身体一颤,知道她有在听。继续说:
    “毕竟,我和他才是好兄弟。你算什么东西?”
    “哦,还是你在等我的好弟弟?”
    “难道是在等言谕?那真是可惜,他的双脚...”
    霍思黛呼吸一窒,手指抠着衣角边缘,但没有开口回话。
    然而,男子还是注意到她的反应,眼神愈发阴冷。他上前把霍思黛从地上纂起,粗鲁地压制在办公桌上,开始撕扯她的衣物。
    霍思黛没有挣扎,就像个提线木偶,承受着男子的粗行和接下来更多的凌辱。
    男子,也就是顾衍,看着她刻意压抑着情绪和感官,被动承受着一切,内心残暴残酷的想法不断涌现。
    既然你不回应,那就给我继续撑着。
    —
    这是一开始的设定,剧情需要。
    欢迎留言交流,这就是最好的鼓励!如果觉得写得不错也欢迎点选我要评分来投珠,满50珠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