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月老很忙

      韩婧嫚用枕头捂住双耳,不去理会门外的拍门声。她不想听,也不敢去听。不说自己现在名义上是凌遇的导师,就算是只看二十年的感情,这些事她都不该瞒着自己,甚至还果断地拒绝这份来之不易的邀请函,难道她一点留在这边的念想都没有吗,哪怕是为了自己。
    温热的泪水一点点浸湿了棉质的枕套,一晚上不停歇的情绪起伏令她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梦里又回到了五年前那个许久不曾记起的夏季。
    刚接受了助理教授任命的韩婧嫚,打算在学期开始前给自己放个短假,于是在简潆的揶揄中,趁着暑假收拾好行囊踏上了回国之路。这一次旅程她没有通知任何人,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知晓,只为了给某人一个惊喜。
    彼时凌遇马上就要升大四了,每个假期都很自觉泡在学校图书馆,只为了来年能拿到和韩婧嫚同一所学校的offer。
    国内的夏季一点不比东岸好过,韩婧嫚都没回家,就顶着烈日直接将行李寄存在了凌遇学校的保卫室,然后再去买了瓶冰水和一杯草莓汁,便大大方方朝图书馆那边走去。
    虽说是暑假,学校里的人一点都不少,校道,食堂,连小树荫的位置都挤满了学生。时间接近中午,想着自家那个傻瓜一定还忙着学习,韩婧嫚便准备见到她之后先一起去吃午饭。
    设想着凌遇见到自己突然出现时的欣喜表情,韩婧嫚嘴角噙着笑,按照两人之前聊天时凌遇透露的信息,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在二楼靠窗的位置找到了正在埋头刷题的那人。在一群穿着T恤吊带的学生中,扎着头发套着件浅蓝色衬衣的人显得那么突出。
    不热的吗?傻瓜。
    韩婧嫚将身形藏在书架后,探出头偷看那边正一丝不苟写写划划的人。
    嗯,背永远都挺得很直,就是骨架太纤瘦了,还有看书的时候头压得有点低,这样会加重近视的。
    嗯,皱眉了,不高兴,看来是答错了。继续在纸上划了几笔,摸了摸鼻尖,笑了,看来是解出来了。
    韩婧嫚就这么盯着凌遇差不多快半个小时,然后掏出手机偷偷拍了一张认真学习的人。
    “猜猜我现在在哪~”消息还没编辑完,却见到有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女孩从身边经过径直朝凌遇那边走去。凌遇选的是一张靠窗的单人桌,除了堆满的书就只有她一个人在那边。午饭时间到了,自习室里现在人不多,零零散散几人坐得还特别开。白色身影走到凌遇桌边停下,害羞地跟她打了个招呼。
    凌遇疑惑地望着突然出现在旁边的Omega,礼貌地回了个“你好”,接着问,“请问你是?”
    女孩微微有点激动,又有些紧张地做着自己介绍,“你好,我是和你同一级的xx系的xx,马上也要念大四了。你叫凌遇对吧,请问我今天中午能请你一起吃饭吗?”
    韩婧嫚收起手机饶有兴致地盯着那一桌的两个小朋友的互动,只见凌遇愣了一下,接着有些冷淡地回道,“不好意思,我中午有约了。”
    对方有些不甘心,很直白地问她,“没关系,晚饭也可以。其实我关注你很久了,我一直想和你交个朋友。”
    哦,看来自家小朋友挺受欢迎啊。韩婧嫚不自觉吮了口原本买给凌遇的草莓汁,塑料吸管不经意间被整齐的牙齿磨得有些变形。
    “抱歉,我真的没时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说着凌遇便起身开始收拾书袋,看样子是打算走。
    Omega还不死心,继续向她表白,“凌遇,我喜欢你,你能做我女朋友吗?”一句低低的话几乎是吼了出来,引来自习室其他人的注目,说完这句话的女孩子脸色微红,害羞地等待眼前秀美的alpha的回应。
    等来的却是凌遇敛着眉非常直接的一句,“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整个人丝毫不拖泥带水拎起包便起身离开了自习室。
    凌遇这一走有些突然,韩婧嫚只得跟上去准备叫住她。才出门没两步就看到刚被凌遇拒绝的Omega被另一个女孩子拉着迎面走过来,另一个女孩还在苦口婆心开导泫然欲泣的朋友,“你看,早就提醒过你她有女朋友了,你还非要去表白。人家储颜是美术系的高岭之花,多少人追不到的,她俩天天上课吃饭都黏在一块,虽然没公开,你心里不清楚吗?”
    原本走过了半个身子的韩婧嫚听到最后一句不由愣住了,她转身叫住两个女孩子,“不好意思,你们刚才说的储颜…是?”
    两人见有人问话,一回头便看到气质出众的韩婧嫚站在一边正颦首含笑望着她们,一时间不由得有些脸红,这种品阶的Omega可不常见。另一个女孩心直口快地告诉她,“储颜是我们大四艺术系设计班的学姐。”
    “那她和凌遇…?”
    被拒绝的女孩子突然来了精神,自己在那叭叭跟竹筒倒豆子似的往外倾诉,“姐姐你不知道,储颜她肯定是凌遇的女朋友,两人就是死活不承认,非说是普通朋友。哪有普通朋友天天送对方上课放学,还一起吃饭的。听说储颜马上就要出国念书了,凌遇也是为了她才准备出国考试的,这样她们俩以后就能继续在一块了…”
    对面的女孩子越说越委屈,最后趴到自己朋友肩头控诉那俩人,明明是有女朋友的人,还不承认。另一个女孩忙着安慰她,丝毫没觉得跟一个陌生人讲这么多八卦有何不妥。韩婧嫚打听到凌遇中午应该会去接储颜一起吃午饭,又听见那边还在嘀咕着什么“双宿双飞”。
    韩婧嫚的心绪有些乱,顾不上听两个女孩子继续掰扯,起身追出了图书馆的大门。
    所幸凌遇走得不快,沿着图书馆前面的林荫路很容易就追上了那个浅蓝色的背影。
    韩婧嫚拼命往前追过去,明明凌遇高挑的身影就在前方,甚至能清楚的看到绑着头发的黑色头绳,但是偏偏自己就是抓不到她的衣角,想开口叫住她,却怎么也发不出声,只能看着凌遇越走越远,身影越发模糊,最后在路的尽头被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孩挽住了胳膊…
    “唔啊…”
    韩婧嫚猛地从梦中惊醒,整个身子似是一脚踏空的失重感,逼得她细细喘着气蜷缩在床上一时不能动弹,缓了好一会才听见门外传来的手机铃声。
    掀开被子起身,铃声从书房传来的。
    电话是简潆打来的,韩婧嫚打量了下四周,发现凌遇的笔记本和手机不在了。她赶紧跑到凌遇卧室,手指摸到门把时微微抖了下。
    一口气推开门,松了口气,还好,东西都还在。
    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是简潆的大惊小怪,“韩老师,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不会是昨晚春宵一刻值千金,从此君王不早朝吧。”
    韩婧嫚捏着手机不咸不淡问了句,“是你告诉凌遇我分手了。”
    小把戏被拆穿,简潆倒也不急,大大方方认了,“我这不是为你们俩增加机会吗?怎么样,知道你重回单身,小朋友有没有特别热情,你们俩昨天晚上有没有特别地干柴烈火。”光是想象那个画面,简潆就觉得带劲。
    “是,很烈火,非常干,都已经烧起来了,谢谢你添的柴。”韩婧嫚没好气地谢谢她。
    怎么听都不像是一夜缠绵的语气,简潆舔了下唇角,问她,“怎么回事,都这样了,你俩都没发生些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韩婧嫚出了凌遇的房间,经过厨房时发现餐桌上放着叁明治和酸奶,下面还有一张字条,上面规规矩矩写着,“记得吃早餐。”
    韩婧嫚拧了拧眉,转身去浴室洗漱。
    “简潆,我们吵架了,吵得很厉害。”
    “什么?为什么啊,你们俩之间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聊聊吗,一个个都是闷葫芦,就这么拧巴。你都能为她做那么多事情了,怎么就不肯告诉她。你真当自己圣母玛利亚,赶着被人吃干抹净还带善后啊。”
    韩婧嫚将昨晚冲突的原委简单说了遍,听得简潆在那端扶额叹息,看来是不能指望两个大别扭自己捅破这层窗户纸了。
    “虽然我也站在你这边,凌遇瞒着你这些事确实是她不对,但是,韩老师,韩教授,你自己想想,你问凌遇拿你当什么。那你呢,你把她当什么,明明心里喜欢的要命,你又不告诉她。人家心里以为你有个正牌男友,不敢对你要求多,滚了床单还要小心翼翼听你指挥,这对她公平吗,凌遇委屈你看不到吗。”
    怎么会看不到,哪里不知道她心里的委屈。但是只要一想到五年前的那一幕,韩婧嫚还是会心痛得无以复加。
    “我害怕,简潆,我怕这不过又是一场自作多情。”
    凌遇蹲守在韩婧嫚卧室门外,她不敢进去,又舍不得离开。明明不是软弱的人,这段时间以来眼泪似乎就没有停过,与韩婧嫚有关的一切逐渐变得湿漉漉。而自己不知不觉中因为想要的更多而变得偏执,敏感,无比脆弱,自我怀疑,让自己不再像自己。
    在门外迷迷糊糊将就了一夜,凌遇最后是被手机闹铃吵醒的。天亮了,今天白天都是餐厅的排班。饶是她再怎么不想离开,工作还是工作,她如今助教的位置没了,学院规定科研型研究生不得外出实习,考虑到经济来源,这份餐厅的工作是万万不能再丢了。
    打起精神为韩婧嫚做了个叁明治,用保鲜膜封住放在桌上,自己快速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强撑着出门了。
    餐厅的人流不少,点单,上餐具,收拾餐桌,凌遇一整天都在机械式重复这些活动。
    午饭她根本没有胃口,随便吃了两口便开始工作,不知道韩婧嫚有没有在吃饭,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自己做的早餐。
    推开餐厅的门,就能看到凌遇像人工智能般在大堂后厨里来回穿梭,不知疲惫。
    等到接替她晚班的人过来,换下一身制服,凌遇这才觉出累来。她眨了眨干涩的眼睛,走出餐厅的门,却发现早在门口等待多时的简潆。
    来人朝她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十分正经地邀请她,“凌遇,跟我一起吃晚餐吧。”
    一整天没怎么进食,即便是点了些清淡的小菜,凌遇没塞几口就饱了。
    “没胃口吗?”简潆好心地问她,要不要再换一些爽口的食物。
    “不用麻烦了,简潆姐,食物很好吃,只是没什么食欲。”凌遇乖顺地坐在椅子上,咬了一口碟子里翠绿的西兰花。
    “真的巧,我记得你们韩老师之前也说过类似的话。食物好吃,但是没食欲。”乍一下听到韩婧嫚的名字,凌遇不由抬头看向简潆,想听听更多关于这人的细节。
    “就前几个月啊,有段时间她起得特别早,早上七点多就催我出来喝早茶。可东西上来了,她吃两口就觉得饱,说是起太早了,胃都没苏醒。我问她能有多早,她说四点半就得起床去陪老师晨跑,我当时觉得她疯了,图什么啊。人家年纪大了睡不着,早上起来跑步锻炼身体,她一个每天工作到十二点的人跟着折腾什么。你猜她怎么说?”
    凌遇端端正正坐着,一颗脑袋都要伸到桌子这边来了,眼巴巴问,“怎么说的。”
    简潆轻轻笑了笑,“她说,她老师实验室走了几个研究员和博后,于是大牛正五湖四海撒网找合适的人选呢。她知道有个人一直仰慕大佬,于是给写了封推荐信过去,结果大老板觉得某人年纪太小,暂不考虑。韩老师不甘心啊,铁了心要让大佬看到某人的研究成果,又不能明目张胆跑去老头子办公室走后门,于是每天掐着自己老师晨跑的时间过去磨呗。磨了差不多两个月,大佬松口了,说先看看简历,她这才解放了,后面路上碰见还被大佬批评说她没有持之以恒。你说好不好笑。”
    凌遇手里的筷子一下子没捏住掉在桌上,敲到盘子边沿发出清脆的响声。简潆不紧不慢喝了口柠檬水,继续道,“真是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你这个小麻烦鬼终于要毕业了。”
    凌遇愣愣地望着简潆,木木地问她,“简潆姐,你是说…”
    “怎么,你不会真的以为你当初航班落地就能随随便便找到那么便宜的房子,车子吧,你真的觉得是自己运气好吗。”简潆嗤笑一声,“你住的房子是韩婧嫚托人找好的,就连车都是她提前去dealer那边帮你杀完价,补了差价到手的,只是为了不让你有心理负担,你们韩老师从来都没在你前面提过罢了。四年来,你每一次说搬家,哪一回租房信息递到你手上不是经她筛选过一遍的,你当真一点都没发觉?”
    众多信息忽然接踵而至,凌遇激动得双唇都在颤抖,原来这些都是她做的。
    “哼,只知道暗地里对人好有什么用,却一句喜欢都不敢说出口。”
    “喜…喜欢?喜欢我吗?”凌遇抓住了重点,双手不自觉交握在一处,低垂的双眼蓦地睁开望着简潆,眸子里闪烁着的期冀的光芒,只是声音里却还隐约有些许的不自信。
    “不然呢?不喜欢你,她为什么就想通了要为了你分手。不喜欢你,她凭什么陪你过了一夜的发情期,还想办法把你留下同居。”简潆恨不得撬开她的脑壳看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居然还在自我怀疑。
    “我,我以为…”凌遇说话都有些哆嗦。
    “你以为什么,你不会真的以为哪家姐妹情,师生爱能做到这个地步吧。”简潆真的很嫌弃她这副呆傻的模样,以前挺机灵的一孩子,恋爱起来脑回路怎么就劈了叉。比较了下,家里那只黑心肝确实是心脏了些,但至少不傻。看这两人拧巴地谈恋爱能把人气得血压上升。
    “不是姐妹”,凌遇低着头鼻子一酸喃喃为自己辩驳,“我没把她当姐姐,我喜欢她。”
    “喜欢她,你回家跟她讲啊,你在这边跟我说这么多没用的,傻瓜。”简潆长叹了一口气,没救了,两个人真的天生一对,一个痴,一个傻。真的要累死她多少脑细胞,才能凑成这么一桩,不知道会不会连累自己早生华发。
    “我要回去了”,凌遇站起身深吸了口气,如释重负般向简潆道谢,“真的谢谢你,简潆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看着这下知道急急忙忙赶回家的人,简潆由衷感叹了句,红娘,是真的不好当。
    ===
    这章五千字,有点长,大家慢慢看。
    另外恭喜前期不怎么讨喜的哭包降智人设的凌遇遇同学,自此准备更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