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031雨后小故事

      车灯划过,但也照不进这处情欲之地。
    姚可谊的胸口一片凉,后又是一片热,陆智尹用舌尖舔舐她的蓓蕾,沿着胸线打圈,她小小地呻吟着。
    他往下探,摸到她一片水湿在那,“老早就湿了,十足十的小淫货。”
    她被他顶在车前,一只脚被他勾起捞在手臂里,她白皙的手攀在他的肩膀处稳住自己的身子。
    他伸到内裤处,隔着布料揉搓她,顺着嵌在蜜穴缝勾着,往里一压,又是一股水渗出来。
    她忍不住要闭腿,眼含风情,没有人可以抵挡,“都是因为你……搞得我老是想被你肏……”
    然后倔强下手握着他敏感的龟头,柔嫩的掌心把玩着,拇指揉压铃口,马眼渗出的清液沾满指尖。
    陆智尹即刻硬得爆炸,抓着她的手套弄几下,抵在她穴前,湿得彻底,有几滴淋在上面。
    他的喉间绷着短促的声音,“真的会操烂你。”
    姚可谊求之不得,她想要他,永不超生的。
    迷茫着双眼,眼前忽而是一条线,忽而是全景,电影胶片的放映都不敢凌乱成这样。
    穴口被他的肉棒磨蹭着,龟头触到她的阴蒂,一瞬麻,如电过击,姚可谊肩膀抖了下,轻轻喘着气,“这里好舒服……”
    陆智尹被她轻盈的声音撩得没有踪影,他想要她爽,沉沦不再是一人的事。
    于是他要她眼里充斥情欲,要她感到饥渴。
    姚可谊感受到他在玩弄自己的小豆豆,他不是用自己的肉棒,而是用手指,粗粝的指腹揉了起来,来回挑逗拨弄。
    快感猛而激烈地集中着,头晕目眩。
    那里太刺激了,她咬着指骨克制,生理性泪水在眼角。
    他低了些头去碰她充红的耳廓,情人低语一般:“很敏感,它变得肿肿的,凸起来了。”
    姚可谊另一只腻白的手勉强搭在他的肩上,白的浑然一体。
    听不得他这样的声音,下体酸痒逐渐充斥全身,她大脑一片空白,眼泪掉下,“嗯啊……我不行了……”
    内穴紧了又缩,余颤不止,一股蜜液流在他手指上,她整个人软在他身上。
    他看着湿哒哒的液体,笑了,“这么爽啊。”
    另一只手把自己的衣服撩了起来,露出好看的肌理线条,“宝贝,张嘴动动,我还没尽兴。”
    她吐了口气,“等一下,手脚都好软。”
    陆智尹人高,她被他托着才不至于下滑,她努了点力气往前就能碰到他的胸膛,白色衣服盖在她脑袋。
    姚可谊贴着他的胸肌辗转,陆智尹被她舔得闷哼一声,“要鸡巴吗,它很难受,想插进去。”
    姚可谊没离开,点头,招惹白色褶皱,再咬一口就被他掰开,脸上都是潮红。
    陆智尹亲了亲她的脸,硬挺的阴茎贴着阴唇磨了两下,感受到她颤,然后直直地插了进去,往里送到深处。
    动作幅度太大,身后的车突然被撞响,声声撕裂。
    姚可谊耳朵里充斥着极其有规律的报警声,而她颠簸没有规律,心跳也没有规律。
    羞得不行,忍不住捂耳朵闭眼睛,似是有人窥见他们的桃色秘密,可是她又心生一阵刺激感。
    五光十色的烟花在黑暗中炸裂。
    陆智尹好笑地看着她,勾着那条腿开到最大,勃起的性器又涨了几分,“傻猪。”
    姚可谊哪里听得见,掩过视听感官,触觉包抄全身,整个人都在为他的撞击而颤抖。
    她越是这样,吸得越紧,下一秒被他顶得忍不住尖叫,“太深了啊,你别那么用力……”
    所幸报警声掩过暧昧的呻吟。
    姚可谊松开捂耳朵的手,挣扎着扭了下腰,肉穴里的褶皱蹭着他的肉棒,紧紧包围吸吮,陆智尹被激得狠狠又顶在最深处。
    “你得多运动,操久点。”
    姚可谊仰了仰脖颈,贴着身后的车上下晃荡,腿心被他磨得火辣辣,她忍不住说:“你别搞坏人家的车。”
    报警声早已停止,陆智尹微眯了眼,把她抱起,两腿缠在他腰间,转了个方向抵在墙上,“满意了吗,嗯?”
    他把肉棒抽出,水流了一地,在地上划出细小的波纹,又重新捣进去,撞出肥皂白的泡沫。
    姚可谊这时能从车窗看到自己淫乱的模样,一边肩头裸露,原本缠在耳后的发丝随着动作飘荡。
    实在是太刺激视觉了。
    五指在他的黑发中穿梭,她低头看了眼二人的结合处,陆智尹看着她,漂亮的脖颈弯着,她似是研究着什么。
    然后,她带着清甜的声音蛊惑人心,笑眯眯道:“我终于知道你们为什么都喜欢看av了。”
    陆智尹知她思维跳跃,抓着她懒懒扬眉:  “所以你看出什么了?”
    “这样看着……我更想被你操了呢……”
    陆智尹箍着她的细腰,挺了挺身又抽送着,喘息着:“骚起来真要命。”
    男女交合之事,记录在眼在心,姚可谊明白了,这种感觉似是茶叶被沸水浇得绵软,蜷缩,热烘烘,湿漉漉。
    会很想要。
    看着看着,一种尖锐的酸胀感从下腹涌出,再然后,痒意铺天盖地侵袭而来。
    灰色的地板被水打湿。
    陆智尹捏着她臀上的肉,抽出,“转过去。”
    姚可谊看着他挺翘的阴茎,气势没减半分,上面是她流下的清液,他把她转过去,按着她的腰碾磨几下又狠狠贯穿。
    高潮后身体极其敏感,她盯着眼前白花花的墙壁,数上面有多少裂痕。
    无果,她只好轻着声叫道:“好痒,我又要了……”
    陆智尹打桩机一般地在她身上作恶,往穴肉快速挤压冲撞,把她的腰和臀都掐出红才满意。
    不止,还要低头咬她肩骨,刻下所有印记。
    “要被你疼死了,混蛋!”
    他才笑着哄她,“乖,精虫上脑控制不住。”
    姚可谊被他弄得颤着又泄了一次,而他才有半点餍足的意味。
    ……
    说个笑话,想搞山顶play,我还是过不去那坎,万一掉下去怎么办  所以就算了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不行,搞半天登顶就是为了吃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