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番外:徐柄诚

      何振平要求我帮他供应毒品的时候,我一开始就回绝了。但是后来我叫人去调查他的情况,发现他活得很糟糕,如果没有海洛因,可能真的会死。
    我本来就有愧于他,于是我做了。这次计划本来很周全,我找了周年,即使我们关系不好,但他看在他妈妈的面子上,还是答应了。
    我还以会劝父亲更换公司法人的条件,和魏光进行了交换,要求他为我们的行动提供方便。
    只运一次,我告诉自己,算是为父亲还债。
    本来事情过了很久,我们都渐渐忘掉了。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何振平杀了人,新加坡警方揪着何振平的线索,第一个找到了周年。
    而我知道,周年那里,准备了许多我“诱劝”他运毒的证据。我必须消灭这些证据,于是辗转了解到周年有一个相处多年的女友,叫余声。
    我第一次见到余声,她刚喝了酒,站在街边的冷风口,我叫她上车,她毫无反应,愣在那里看我。我说我是周年的哥哥,她不相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原因,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嗓门特别大。
    我几乎断定,这个女人不好骗。于是我把她带到了公寓二楼,透过调教室的单面镜子,盯着她在卫生间洗澡,本来在思考要不要拍些照片要挟周年交出证据。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她对着镜子,把手伸进了自己的阴道里。
    老爷子知道这件事情很生气,事关新加坡警方,他也保不全我们。我去美国找老爷子以前认识的朋友帮忙,让周年出国避难。没有想到在登机时又撞见了余声,她看我的眼神有不屑和害怕,像撞见了一只失足淹死的水鬼。
    于是我故意把酒洒在她身上,约她来酒店。
    我们上了床,她真的很表里不一。外面凶得很,做起来又很乖。床上床下反差越大的女人,就越想让人心里惦记。
    我提出和她玩sm。
    这时已经不仅仅是为了威胁周年,而是我对她也提起来一点兴趣。
    她拒绝了我,又主动给我打了电话。
    既然她主动送上门,我不会放过她。
    我了解到周年和魏光的女儿私下见面,魏然那小姑娘一直喜欢周年,为了保护周年什么都做得出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故意让余声看到周年和魏然在一起。
    我算计到这会把她逼向我,但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难过。我开始自责,觉得自己伤害了她。
    周年托魏然转交给余声一笔钱,正是运输毒品以后我为了封口犒劳周年的那一笔,我抢走了余声的银行卡。把她带到调教室,万万没有想到魏光这个时候来找我。
    他因为警察搜捕周年的事情惊慌失措,试探我要不要做掉周年,我拒绝了,但是我没有想到,他自己一个人做了。我更没有想到,周年把所有证据都交给了魏然。
    魏然报了警,警察开始对我展开搜捕,还叫余声去问话。
    我躲在地下室里,每天对着天花板抽烟,脑海里都是余声,我听见她的哭声,她一定很惊慌,但表面上装出一副冷静的样子。
    魏光给我发来了一组照片,余声穿着情趣内衣,做一些尺度很大的动作,私处被拍得清清楚楚,还有男人打她,有男人强迫她含住他的阴茎。
    我匆忙赶到魏光指定的地方,签了他手上的证词书,按他的指示录音,把所有罪名都揽在自己身上,我又见到了余声。
    我强迫余声和我一起出国,她起初不同意,但是一个男人可以用很多方式要挟一个女人。在日本的生活有诸多不便,余声的头疼越来越厉害,我们不得已回国,我这次回国,也是抱着自首的准备来的。
    余声是在我的要挟下与我出国,从没有刻意包庇,我也没有通过运输毒品赚钱,从中谋取任何私利,名下财产和房产全由公司正规营业所得,回国前已经经由律师转移到未婚妻余声名下。
    以上所言,句句属实,还望检察官和陪审团,从轻处罚。
    犯人徐柄诚,于2019年11月30日供上。
    ————————————
    对剧情有疑问的可以看这个,余声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有点舍不得,新坑开了,可以点我头像找意会,也是BDSM文,但是文风不太一样,内容也不太一样,那个会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