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分卷阅读364

      晕了再说。”

    这次他是被一杯烈酒给泼醒的,浓郁的酒气直冲头皮,祝晚逸呛咳了好一会儿,发现外面已是暮色四合,婴儿手臂那般粗的红烛摇曳着暧昧的光线,自己坐在雕花大床边沿,红色纱帐、红色喜被,墙壁上还贴着一个剪得歪歪扭扭的“囍”字。

    “回神啦?”

    那个可恶的女魔头居高临下,欣赏够了他郁卒的表情,才伸出嫩白的手拍拍他的脸颊。

    祝晚逸气结,动了动手腕,关节处一阵酸疼,发现自己双手还被绑在后背,他素来良善,今日所遇的事情于他而言就像话本里的故事一般,只不过被虏的良家女子变成了他。谈论起诗书他可以讲大半天不歇气,骂人他却全不擅长,翻来覆去就是几句:“女流氓!女土匪!”

    宁宛嘻嘻笑道:“流氓,土匪,你也没骂错,这就是我本人嘛。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人生三大快事你一下子占了俩,开心一点。相公,你叫什么名字呀?”

    祝晚逸颇为硬气,头转向一边,脖子一梗,绝不向恶势力低头。

    哪晓得那个女魔头随便在腰间一抹,就变出一把雪亮的匕首,左手一挥,就捏了一本朴黄的书籍:“不说啊,我就把这本破书划个稀烂,反正以后相公就得留在山寨,夜夜等着本寨主的宠幸。”

    “别……我叫祝不屈,东南人士……”

    男子汉大丈夫宁死不屈,从此他的名字就叫做不屈。

    “撒谎。”宁宛匕首轻划,一枚蝴蝶大小的书角便翩飞落地。

    “唉我叫祝晚逸!这次是真的!”祝晚逸心痛死了,他爱书如命,加上家境贫寒,这些书都是他省吃俭用才买来的,平日里连折个角都舍不得。

    “哇!相公的名字好好听。”宁宛轻手轻脚将那本《论语》搁在一旁,“本寨主名叫宁宛,安宁的宁,宛在水中央的宛哦。现在我们开始入洞房吧!”

    祝晚逸嗔目结舌:“你你你一个女孩子,怎地如此不知羞耻!”

    跟大家解释一下啊,之前设定的卧底土匪vs官家小姐彻底夭折了,宁宛作为穿越者必然知道男主卧底时会遇到的危险,朝夕相处的匪众最终被全部清剿,感情无法把握,怎么都无法设定合理。所以才写了这个女土匪头子的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