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番外二:儿子和二胎

      姜禾和陆煜洲的第一个儿子,是陆爸爸取得名字。
    叫做陆泊献,姜禾不满意,但孩子的爷爷说这是求大师算过的名字,好的很。
    陆煜洲劝她:“反正是孩子叫这名字,等他长大了不满意让他自己去改,到时候让他自己取。”
    很有道理。
    儿子的小名叫做小十一。姜禾就说她和陆煜洲这基因怎么可能生不出个好看的儿子,一满月后白白胖胖,也长开了。
    为孩子办的满月酒实则全是大人凑热闹。
    他们结婚的时候喊来的朋友们全没有协伴来,也省得再加座位再安排。
    和别人孩子不同,小十一牙牙学语,学的第一个词不是妈妈而是爸爸。姜禾吃醋,但先会喊爸爸也又好处,夜里哄孩子,姜禾困得很,陆煜洲也不太愿意起床,可儿子趴在婴儿床里,奶声奶气喊爸爸,陆煜洲也没辙。
    儿子哭了,喊爸爸。
    儿子饿了,喊爸爸。
    儿子没事了,也喊爸爸。
    姜禾除了喂奶,其他什么事情儿子都为自己找好了人。
    姜禾和陆煜洲都是性子静的人,儿子也很好的继承了这个优点。有时候他和姜禾两个人在家,他能自己坐在小板凳上安安静静的自己逗自己玩一下午。
    有时候抱着布偶兔子,有时候是折腾陆煜洲的国际象棋棋子。
    外出出门也不是个看见东西就走不动路的孩子,每每问他要不要玩具,他都摇头。
    小孩子喜欢的乐高,他有,但也不喜欢。
    小孩子都爱的小汽车和枪型玩具,他全有,但玩不过几天就放在收纳箱里再也不碰。
    玩来玩去最喜欢的还是那只玩偶兔子。
    生完孩子后,姜禾每次做梦都会梦见小十一被人抢走,好几次都从梦里哭醒。醒来后她一定要去儿童房看一眼确认儿子还在,梦后她再也睡不着,眼看着人立刻瘦了下去。
    他安抚着姜禾,手心轻轻的拍在她后背:“有我呢。”
    陆煜洲心疼,但怎么安慰都没有用。只好又把婴儿床搬回了他们的主卧,儿子有时候夜里会饿醒,这样就很容易吵醒姜禾,陆煜洲和他约法叁章:“醒了不能哭,不能大声喊叫,不可以吵醒妈妈。”
    姜禾晚上起夜,房间里儿子老公都不在,卧室的门没有关,客厅亮着的灯光照进昏暗的房间。她睡眼婆娑,因为客厅的灯光更加睁不开眼睛,她循着声音朝厨房望去,陆煜洲冲泡着奶粉,穿着尿不湿的小人才刚到他大腿处,手里抱着一个玩偶兔子:“爸爸,neinei好了吗?”
    陆煜洲试过温度,正好。将奶瓶递给他,将小十一抱起:“记住了,以后也像今天一样,走到床边摇醒爸爸,不要讲话。”
    小十一点头:“知道,不要讲话,不要吵醒妈妈。”
    长辈就是不生孩子催你生,生完孩子催你生二胎。
    宋毓秀女士给姜禾安排的很好,等小十一再大一点对爸爸妈妈依赖不高的时候,她就接过去。他们小夫妻二人就可以要个二胎。姜禾作为儿媳妇不能回绝,陆煜洲这个做儿子的不要紧:“你要接走就接走,我就不能和我老婆过二人世界嘛?”
    “二胎好,以后也能和小十一作伴啊。”
    “这么好你怎么当初就生我一个?”陆煜洲没留下来吃晚饭,把儿子扔给自己老妈,跟姜禾出去开小灶。
    新城大厦新开了一家店,陈墨这种家里做饭店生意的人都夸赞好吃。姜禾哺乳期的时候想吃,但海鲜忌口,她心心念念了很久,久到后来她都忘了。
    “你什么时候预约的?”姜禾跟他坐在窗边的位置。
    陆煜洲点完菜,百无聊赖的转动着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昨天。”
    姜禾有些意外:“那你早就决定不在妈妈那吃完饭了啊?”
    陆煜洲看得出来最近每次去他父母亲那吃饭,姜禾总要被催着生二胎,他们没有这个打算。但儿媳妇很多话说不了,姜禾会很不开心:“她就惦记她孙子,以后你觉得一下午跟我妈呆着拘束无聊,就把孩子送过去,你下午自己约朋友喝茶。”
    最后姜禾还是怀了二胎。
    起因是他一个朋友生日,他婚后很少跟他们打牌,别说后来姜禾怀孕,再后来她要带孩子,他更不可能扔她一个人在家。这回他们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姜禾给小十一洗过澡,听见他手机还在响。
    最后还是姜禾同意了,他才去的:“去吧。”
    陆煜洲不在家,小十一撒娇着想和姜禾陪他看故事书。姜禾和他挤在儿童房的小床上,给他念着童话故事。这些故事翻来覆去念过几遍,儿子主动请缨:“妈妈,我给你讲吧。”
    白雪公主的故事念了一半,他就睡着了。小脑袋靠在姜禾胸口,还没有姜禾手掌心大的小手捏着故事书的一角。
    姜禾替他改好被子,回了主卧洗漱睡觉。
    陆煜洲回来已经快十二点了,姜禾已经睡了。他带着一身烟酒气进了浴室,姜禾听着响声半睡半醒。感觉到他上了床,酒味还能淡了不少可还能闻见:“你喝酒了?怎么回来的?”
    “陈墨送的。”陆煜洲搂过她腰肢,大手顺着睡裙裙摆摸上她的皮肤,肉与肉的直接接触。低头埋在她脖颈里轻嗅着她皮肤上沐浴露的香味,唇掠过她颈间的肌肤。勾着内裤的边缘,食指探入她两腿之间:“想要你。”
    姜禾被他一折腾睡意全部,喝了酒,但不是醉酒。他性致很高,高到前戏草草应付了事,甚至忘了戴套。
    一杆到底。
    闷哼一声,陆煜洲抽送着,不管她下身死死地绞住他的欲望,一种疼痛的快感刺激着他们。
    姜禾咬着下唇:“嗯啊……别……我痛”
    求饶对于有些醉的陆煜洲稍微有一些作用,他将姜禾捞进怀里,唇贴着她耳畔,一遍又一遍的说着爱她。
    他做了好几次,等到酒足饭饱已经快凌晨叁点了。
    姜禾睡到第二天下午,将吃药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结果那个月,老熟人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