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悖论H( 续更) 太子宠妾(高肉) 藏娇(H)

33

      刺激的。

    透气窗外有夜风。

    灯影胡乱着闪,偶尔还有猛高几调的唱歌声音飘过来。

    就隔一扇门。

    相识的人在门外面接吻,她在门内,被一心喜欢着的男生压在墙上,性器相磨。

    他阴茎真热。

    身体深处想要它插进来一样,空虚到发痒。却连声难耐的喘息都要忍着。

    越忍就越觉得肉棒粗硬。被碾出的痒意和渴望在骨髓里接连炸开,只这样就要高潮了。

    “就,很怕被他们会发现……”蒋灵整个人手脚发软,这时候才能喘出一声。

    “怕了你才更浪。”林清凯揽着她身子,指尖去摸她腿间的滑腻,“淫水流得裤子都湿了。”

    “才没有。”蒋灵小着声,“牛仔裤很厚的。”

    “操。”林清凯低声一笑,“你怎么这么骚。”

    蒋灵脸侧贴在他右肩上,没答话。

    肩膀的骨骼很分明,覆着层紧实肌肉,宽而有力度。

    然后身子就被这么有力度地箍住,翻了个面儿。

    “不要,”她慌忙挣,扭身扯住他衣服,“真会被发现的。”

    林清凯单手解了裤链,“不要什么?”

    蒋灵脸颊烧起来。

    声音弱了:“不要在这儿做……”

    “不做。”粗硬的肉棒抵到臀上,热度更甚。他咬她耳朵,“乖点让我干会儿。”

    “那不还是……”

    一个意思么。

    可一被他这么亲耳朵就又软了。

    肉棒顶了她一下,林清凯声音愈哑:“你灌我那么多酒,这会儿哪忍得住。”

    蒋灵咬唇,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在自己短裤上勾开扣子。

    往里探。

    阴蒂被赤裸地按住。粗糙指腹又继续往下,从那道湿润的缝隙里滑进去。

    她脊骨上都起了酥麻,“我没灌你……你让我猜的。”

    林清凯笑,指尖抹开那儿又涌出来的水,“也是我让你这么湿的?”

    蒋灵不及辩驳,短裤褪掉一些。

    腰被他揽住往后一勾,她臀翘起,被摆成个迎接的姿势。

    接着肉棒就深深地从臀缝戳过来。

    戳得用力,前端甚至滑过了穴口。阴唇被上面贲张的筋络擦过。

    她轻叫。

    几近瑟缩着,热烫的龟头在阴唇里来回滑弄几下,顶到入口。

    林清凯按着她腰就插了进来。

    “啊……”蒋灵叫得很荡。

    他一下入到底。

    疼,但被插进来的感觉很鲜明。甚至能感觉到阴茎最前面在穴里被裹得颤跳。

    “真浪。”林清凯又往里顶了一下,“吸死我了。”

    蒋灵上身整个贴到墙上,被他顶得又叫了声。

    舒服得厉害。

    最初那几回,他没真插进来,只拿手指和舌头弄她,那时候她觉得快感已经到了极致。

    可原来,再怎么隔靴搔痒,也全都比不上阴茎真的进入到身体里。

    连骨头缝里的虚痒都全被填满了。

    “好胀……”她声音发颤。

    埋在身体里的肉棒紧跟着就开始出入,林清凯插得用力,“胀着爽不爽?”

    蒋灵头枕着墙,“爽的……”

    被这么一下下地插着也爽的。

    “小骚货。”他手掌又覆过来找她的乳,“在这儿被操兴奋么,逼夹这么紧。”

    乳尖还是湿的,有他口水的印记。

    低头能看见自己右乳被他捏着玩弄。

    感应灯再也没熄过,闪得她脑袋发空。只剩下被操出来的纯生理快感。

    “没……”她穴内被冲撞得酸痒不堪,“没夹……”

    林清凯唇覆住她耳根,“那怎么这么紧?”

    蒋灵要答,被他猛地一下插到最里面,深处的穴肉烫得酥麻。

    她叫了两声。

    林清凯的阴茎顶端碾在她深处磨着,笑:“嗯?浪叫什么。”

    里面被弄得又空又满,蒋灵去握他的手指,“太深了……”

    他反握她,“不深怎么让你爽。”

    肉棒紧跟着抽出来,前端上翘,从敏感点上刮过去。

    一整片都是酸麻的。

    蒋灵几乎要被弄出眼泪。

    她忍不住:“刚才那儿……啊……”

    尾音一碎。他故意在她开口时,再从那点上碾过去,蒋灵后半句又被激得不成调,“好酸了……轻点……”

    林清凯被她这声音勾得兴起。抬手捂了她嘴,照着她的敏感处狠戳起来。

    又快又重。

    身体里早被酒精催出些躁意,听得她在手掌底下唔唔地呻吟,只觉得阴茎胀得越疼。

    没几下,蒋灵下面就紧缩起来。淫液顺着他抽插的肉棒往外流。

    捣弄出的声响淫靡而清晰。

    太快了,酸痒迅速被堆积到一起,一浪比一浪猛。

    她身子被插得几近颤抖,又被他手掌捂着,有点缺氧的意思。

    便去挣他的手。

    林清凯没松,俯过身来,微喘:“要高潮了?”

    蒋灵点头。

    他便舔着她耳垂,插得愈狠。

    真的像要死了一样。

    越叫不出,就越是敏感。每一下的快感都极致。她的指甲几乎要掐进他手背了。

    穴内的肉绞弄着往他肉棒上缠,被捣开,又附上去。热情地渗着淫水。

    “操你真他妈的爽。”林清凯的声音哑得不成样子,“逼越插越紧。”

    肉壁上的敏感处又被来回操碾两下,蒋灵的呻吟猛地大了。溢出唇,被他闷在指间。

    她穴肉被插得颤栗起来。吸咬着他粗硬的阴茎,淫水淋漓。

    最后这下含得林清凯头皮发麻。

    他嘶了声,“骚水热得真舒服。”

    肉棒顺势又狠狠往里入了几分。

    “啊……”蒋灵忍不住颤。

    透着痒意的水被他堵着,阴茎抽动间,沿着腿就热腻地流了下来。

    他手松开了,新鲜空气和高潮的极致感一齐漫进四肢百骸里。可余韵都还没消,又被他更快地带进下一波快感。

    蒋灵要从墙上软下去,“不要了……”

    毕竟是在这种地方,林清凯也没忍着的意思。就着她热淋淋的穴又插会儿,捣弄了百十下,拔出来撸动着射了。

    空气里蔓开情事味道。

    渐渐被透进来的夜风给融了。

    蒋灵脱力,壁虎一样趴在那儿。被林清凯揽进怀。

    他指尖漫不经意绕着乳头弄几下,声音有几分懒:“待会儿得几点送你回去?”

    蒋灵顿了顿。

    ……爸妈出差了,几点都行。

    本来是多么正常的一句话。可这种场景下,这么说的话,简直像在故意暗示什么了。

    她眼神略飘,先低头整理自己的衣服。

    林清凯脸上还带未褪尽的情欲暗色,微眯着眼看她会儿。笑了,“想跟我睡?”

    蒋灵脸腾地就烫起来,“不想。”

    (狗改不了吃屎,正如我改不了立falg?_?,现在写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