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新御书屋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运动助眠

      这两天的付长川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蜜罐里,成素就是那甜滋滋的蜜儿。
    一大早爬起来陪他吃早餐,送他出门上班,中午短信问候提醒他按时吃饭,下午时不时地发条消息问他上班累不累,晚上想吃什么,然后就在家等着他回来一起吃饭洗澡睡觉。
    这里的睡觉是动词。
    付长川根本说不出拒绝,也不想说拒绝,于是便陪着成素荒唐了一夜又一夜。
    不过今晚两人要出发去港城了。为了配合付长川的行程,两人选择了晚上出发,七点多的飞机,四个半小时的飞行时间,到港城要半夜了。
    飞机一起飞,成素毯子一裹就躺了下去。
    付长川看着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她,低声说道:“你现在睡觉,晚上到酒店你会睡不着的。”
    “不会,我好困的,昨晚你好晚才让我睡……”成素闭着眼睛咕哝道,没有听劝道意思。
    闻言,付长川讪讪闭了嘴。
    直到飞机要降落了,成素才被付长川摇醒。半梦半醒的成素有些难受,一路靠着付长川被他牵着下了飞机上了车,软骨头似的倚着付长川。
    成素昏昏欲睡,直到在酒店洗了个澡,整个人都醒了。
    卧室里也黑漆漆的,成素一动不敢动,付长川的手臂正压着她,将她禁锢在了床上,她只能盯着天花板干瞪眼。
    过了许久,听到身旁的人呼吸平缓后,成素才敢试探着翻了个身。成素屏住呼吸等了几秒,见付长川没有醒,成素又挪了挪身子。
    “嗯?”
    黑暗中,男人闭着眼睛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低哼,吓得成素僵在了原地。感觉成素挪得有些远,付长川又捞了一把将人捞了回来。
    成素被迫贴着他坚硬滚烫的身体,他身上霸道的气息无孔不入地侵略着成素的感官。
    她安静地躺了一会儿,感觉到付长川似乎睡着了,实在躺不住的她一点一点慢慢挪到了床边,将枕头塞进了付长川的手臂底下,一骨碌滚下了床。成素轻手轻脚地落在地毯上,拿起手机猫着腰点着脚,偷偷摸摸地往门口摸去。
    出门前,成素还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付长川,见床上拱起的一大团安安静静地躺着,松了一口气,纤细的背影一闪而过,消失在门口。
    偷偷从卧室潜逃来到客厅的成素高兴地在沙发上滚了两圈,她关了客厅里的大灯,静音开了电视,然后趴在沙发上抱着手机玩了起来。
    客厅里的光线明明暗暗,玩得忘乎所以的成素一点丝毫没有注意卧室的门被打开了,一道光斜斜落在客厅的地板上,一个高大的影子也跟着落进客厅里。
    付长川也没想到自己只睡了十几分钟怀里的老婆就变成了枕头。
    半梦半醒间付长川突觉手底下的手感不对,一下就惊醒了。他发懵地看着手上的枕头,花了几秒才回过神。
    晃过神来的付长川立马掀开被子下床,大步朝卧室外头走去。
    付长川开门一看,就看到成素正抱着抱枕趴在沙发上玩手机,客厅里的电视正放着不知名的综艺节目,她没有看,而是全神贯注地看着手机,连付长川来了都还没有注意到。
    付长川走近她,见她看到激动处还会翘着两只脚丫在空中来回踢着。
    “啊!”脚上突然被什么东西抓住,成素惊得大叫一声,差点吓得魂飞魄散。她猛地扭头,发现居然是付长川。成素下意识地踢了踢脚,一脚踹在了付长川的小腹上,
    男人一句话也没说,就站在她身后握着她的脚压着眉头看着自己。
    “你、你……”成素吓得心有余悸,但又见他面色难看,心虚不已却又先声夺人,“你吓死我了!”
    说着,成素还拍了拍胸口,安抚着自己脆弱的心脏。
    付长川拧着眉头:“不睡觉?”
    “我……我……”想到自己没有听付长川在飞机上提醒她的话,她有些心虚,声音都小了,“我睡不着……”
    接着成素踢了踢还被他捏在手里的脚:“你自己回去睡吧。”
    闻言,付长川也不走,松开成素的脚,然后在成素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脚恢复自由的成素一骨碌爬了起来,跪坐在沙发上,拨了拨她凌乱的睡裙领子,对着付长川说道:“你困了就先睡。”
    付长川光裸着上半身靠在沙发背上,睡眼惺忪,像是被人吵醒有起床气一副不悦的样子。他不说话,就是坐着,盯着电视屏幕上的画面,但是明显在走神。
    成素忐忑地看了他几眼,小心翼翼地勾过被她丢在沙发上的手机。他不走,她也管不着,她的快乐时光还得继续。
    谁知,有只大手比她更快,拾起手机,付长川一看,挑了挑眉。
    “‘总裁,不要,这里是办公室,你不可以这样。’”
    听着付长川用一种沙哑又冷淡的声音念出她手机屏幕里的文字,成素尴尬得脚趾蜷缩。
    她刚才随便点开了一本霸总小黄文,正看到男女主在办公室做爱做的事情。被付长川这么一念出来,成素觉得她以后可能要换个星球生活了。
    “你不要念!”成素红着脸伸手想要夺过手机,可是付长川长手一举,一把搂住扑过来的人儿,将她固定住了。
    “睡不着就看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付长川压着眉头,像是在训话。
    这两天两人好的蜜里调油,成素现在可不怕他,她扒拉着付长川的手还在试图夺回手机,小嘴不满地撅着,狡辩道:“这哪里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这是在了解总裁生活,了解一下你上班的辛苦……”
    “辛苦?我还没体验过‘这种’辛苦,你……”付长川意味深长地拉长了尾音。
    成素桃花眼一瞪,转头立马捂住了他的嘴:“这些总裁真是不靠谱,哪像你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工作,都不想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
    被捂住嘴的付长川:“我想……”
    成素另一只手也捂了上去,耳朵红得要滴血,瞪着付长川,替他否定道:“不,你不想。”
    付长川扔开手机,掐着成素的腰将人抱到了自己腿上,捏了捏她腰间的软肉。
    “明天得早起,回去睡觉。”
    成素趴在付长川硬邦邦的身上,小声撒娇道:“我就是睡不着……”
    付长川似乎也无计可施,沉默了许久。成素正要让他自己先回卧室睡觉时,他突然开口了。
    “运动助眠。”
    紧接着,付长川作势就要扛起成素起身要走。
    成素以为付长川大半夜要抓她去健身房,连忙挣扎起来:“我不去跑步!不去!”
    ———
    首发:rourouwu.de (ωoо1⒏ υip)